遣懷拼音版

作者:杜牧 朝代:唐朝
遣懷原文

落魄江湖載酒行, 楚腰纖細掌中輕。

 十年一覺揚州夢, 贏得青樓薄倖名。

遣懷拼音版

luò pò jiāng hú zǎi jiǔ háng , chǔ yāo xiān xì zhǎng zhōng qīng 。

 shí nián yī jiào yáng zhōu mèng , yíng dé qīng lóu báo xìng míng 。


※提示:拼音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準確。

杜牧的詩詞大全 杜牧的代表作 寫過的詩詞

《初冬夜飲》 《醉贈薛道封》 《入商山》 《朱坡》 《過華清宮絕句三首·其一》 《寄沈褒秀才》 《》 《春盡途中》 《中秋日拜起居表晨渡天津橋即事十六韻獻…兼呈工部劉公》 《寄浙東韓八評事》 《宿東橫山瀨》 《正初奉酬歙州刺史邢群》 《經闔閭城》 《自宣城赴官上京》 《題木蘭廟》 《送荔浦蔣明府赴任》 《潤州二首》 《送薛邽二首》 《渡吳江》 《鄭瓘協律》 《丹水》 《山石榴》 《冬至日寄小侄阿宜詩》 《西山草堂》 《題白蘋洲》 《贈沈學士張歌人》 《念昔游三首》 《及第后寄長安故人》 《皇風》 《史將軍二首》 《初上船留寄》 《重到襄陽,哭亡友韋壽朋(一作重宿襄州哭韋楚老拾遺)》 《罷鐘陵幕吏十三年,來泊湓浦,感舊為詩》 《登樂游原》 《寄桐江隱者(一作許渾詩)》 《長安秋望》 《金谷園》 《送牛相出鎮襄州》 《宮祠二首》 《將赴湖州留題亭菊》 《歸家(一作趙嘏詩)》 《齊安郡后池絕句》 《別家》 《懷鐘陵舊游四首》 《題新定八松院小石》 《破鏡》 《送陸洿郎中棄官東歸》 《旅宿》 《對花微疾不飲,呈坐中諸公》 《郡齋秋夜即事,寄斛斯處士許秀才》 《西江懷古》 《讀韓杜集》 《入茶山下題水口草市絕句》 《將赴吳興登樂游原》 《盆池》 《不寢》 《村行》 《見宋拾遺題名處,感而成詩》 《江南春》 《歙州盧中丞見惠名醞》 《將出關宿層峰驛,卻寄李諫議》 《暝投云智寺渡溪不得,卻取沿江路往》 《和宣州沈大夫登北樓書懷》 《雨中作》 《留贈》 《送趙十二赴舉》 《贈別宣州崔群相公》 《寢夜》 《寄揚州韓綽判官》 《并州道中》 《書懷寄盧州(一作瀘州守)》 《奉和仆射相公春澤稍愆圣君軫慮嘉雪忽降…成四韻》 《哭李給事中敏》 《聞范秀才自蜀游江湖》 《過大梁聞河亭方宴贈孫子端》 《送隱者一絕》 《齊安郡后池絕句》 《長安秋望》 《贈李處士長句四韻》 《愁》 《道一大尹存之、庭美二學士簡于圣明…四韻呈上三君子》 《酬張祜處士見寄長句四韻》 《懷政禪師院》 《方響》 《題宣州開元寺水閣閣下宛溪夾溪居人》 《將赴池州道中作》 《汴人舟行答張祜》 《送劉秀才歸江陵》 《寄澧州張舍人笛》 《新定途中》 《晚泊》 《過勤政樓》 《題敬愛寺樓》 《(七言絕句)題木蘭廟》 《沈下賢》 《寄兄弟(又見《許渾集》,題作寄小弟)》 《石池》 《隋宮春》 《秋感》 《初春有感,寄歙州邢員外》

遣懷譯文及注釋

譯文失意潦倒,攜酒漂泊江湖,沉湎于楚靈王喜好的細腰女子和趙飛燕的輕盈舞姿。揚州十年的縱情聲色,好像一場夢,醒悟回頭,卻在青樓女子這中落得一個薄情的名聲。

注釋⑴落魄:仕宦潦倒不得意,飄泊江湖。魄一作拓。楚腰:指細腰美女。《韓非子·二柄》:“楚靈王好細腰,而國中多餓人。”⑵掌中輕:漢成帝皇后趙飛燕“體輕,能為掌上舞”(《飛燕外傳》)。⑶十年:一作三年。⑷青樓:舊指精美華麗的樓房,也指妓院。薄幸:薄情。

遣懷鑒賞

  此追憶揚州歲月之作。杜牧于公元833-835年(文宗大和七年至九年)在淮南節度使牛僧孺幕府任推官,轉掌書記,居揚州。當時他三十一、二歲,頗好宴游。從此詩看,他與揚州青樓女子多有來往,詩酒風流,放浪形骸。故日后追憶,乃有如夢如幻、一事無成之嘆。這是詩人感慨人生傷懷才不遇之作,非如某些文學史所論游戲人生,輕佻頹廢,庸俗放蕩之什。《唐人絕句精華》云:“才人不得見重于時之意,發為此詩,讀來但見其兀傲不平之態。世稱杜牧詩情豪邁,又謂其不為齪齪小謹,即此等詩可見其概。”

  詩的前兩句是昔日揚州生活回憶:潦倒江湖,以酒為伴;秦樓楚館,美女嬌娃,過著放浪形骸的浪漫生活。“楚腰纖細掌中輕”,運用了兩個典故。楚腰,指美人的細腰。“楚靈王好細腰,而國中多餓人”(《韓非子·二柄》)。掌中輕,指漢成帝皇后趙飛燕,“體輕,能為掌上舞”(見《飛燕外傳》)。從字面看,兩個典故,都是夸贊揚州妓女之美,但仔細玩味“落魄”兩字,可以看出,詩人很不滿于自己沉淪下僚、寄人籬下的境遇,因而他對昔日放蕩生涯的追憶,并沒有一種愜意的感覺。“十年一覺揚州夢”,這是發自詩人內心的慨嘆,好像很突兀,實則和上面二句詩意是連貫的。“十年”和“一覺”在一句中相對,給人以“很久”與“極快”的鮮明對比感,愈加顯示出詩人感慨情緒之深。而這感慨又完全歸結在“揚州夢”的“夢”字上:往日的放浪形骸,沉湎酒色;表面上的繁華熱鬧,骨子里的煩悶抑郁,是痛苦的回憶,又有醒悟后的感傷。這就是詩人所“遣”之“懷”。忽忽十年過去,那揚州往事不過是一場大夢而已。“贏得青樓薄幸名”—最后竟連自己曾經迷戀的青樓也責怪自己薄情負心。“贏得”二字,調侃之中含有辛酸、自嘲和悔恨的感情。這是進一步對“揚州夢”的否定,可是寫得卻是那樣貌似輕松而又詼諧,實際上詩人的精神是很抑郁的。十年,在人的一生中不能算短暫,自己卻一事無成,絲毫沒有留下什么。這是帶著苦痛吐露出來的詩句,非再三吟哦,不能體會出詩人那種意在言外的情緒。

  前人論絕句嘗謂:“多以第三句為主,而第四句發之”(胡震亨《唐音癸簽》),杜牧這首絕句,可謂深得其中奧妙。這首七絕用追憶的方法入手,前兩句敘事,后兩句抒情。三、四兩句固然是“遣懷”的本意,但首句“落魄江湖載酒行”卻是所遣之懷的原因,不可輕輕放過。前人評論此詩完全著眼于作者“繁華夢醒,懺悔艷游”,是不全面的。詩人的“揚州夢”生活,是與他政治上不得志有關。因此這首詩除懺悔之意外,大有前塵恍惚如夢,不堪回首之意。

杜牧簡介

杜牧(803-853)晚唐杰出詩人。字牧之,京兆萬年(今陜西西安)人,宰相杜佑之孫。公元828年(大和二年)進士及第,授宏文館校書郎。多年在外地任幕僚,后歷任監察御史,史館修撰,膳部、比部、司勛員外郎,黃州、池州、睦州刺史等職,最終官至中書舍人。詩以七言絕句著稱,晚唐諸家讓渠獨步。人謂之小杜,和李商隱合稱“小李杜”。擅長文賦,其《阿房宮賦》為后世傳誦。注重軍事,寫下了不少軍事論文,還曾注釋《孫子》。有《樊川文集》二十卷傳世,為其外甥裴延翰所編,其中詩四卷。又有宋人補編的《樊川外集》和《樊川別集》各一卷。《全唐詩》收杜牧詩八卷。
唐詩三百首 抒懷

本文提供遣懷原文,遣懷翻譯,遣懷賞析,遣懷拼音版,杜牧簡介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 http://www.cyy518.com/gushi/496.html

友情鏈接>>
日本无码不卡高清免费v|一道本在线不卡v_一本道av不卡免费播放_在线看片av免费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