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清朝蘇軾的《蝶戀花·春景
原文翻譯:
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墻里秋千墻外道。墻外行人,墻里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蝶戀花·春景拼音版
huā tuì cán hóng qīng xìng xiǎo 。yàn zǐ fēi shí ,lǜ shuǐ rén jiā rào 。zhī shàng liǔ mián chuī yòu shǎo 。tiān yá hé chù wú fāng cǎo 。
qiáng lǐ qiū qiān qiáng wài dào 。qiáng wài háng rén ,qiáng lǐ jiā rén xiào 。xiào jiàn bú wén shēng jiàn qiāo 。duō qíng què bèi wú qíng nǎo 。
※提示:拼音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準確。

蘇軾的詩詞大全

《漁家傲(一曲陽關情幾許)》 《河滿子(見說岷峨凄愴)》 《行香子(清夜無塵)》 《江城子(天涯流落思無窮)》 《定風波·紅梅》 《花影》 《乞校正陸贄奏議進御札子》 《采桑子(多情多感仍多病)》 《捕蝗至浮云嶺山行疲苶有懷子由弟二首·其二》 《九日次韻王鞏(明日黃花蝶也愁)》 《除夜直都廳囚系皆滿日暮不得返舍因題一詩于壁》 《菩薩蠻(杭妓往蘇迓新守)》 《臨江仙·夜飲東坡醒復醉》 《減字木蘭花(荔支)》 《虢國夫人夜游圖》 《減字木蘭花(寓意)》 《烏夜啼(寄遠)》 《方山子傳》 《木蘭花令(宿造口聞夜雨寄子由、才叔)》 《江神子·江景》 《調笑令》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樓醉書(黑云翻墨未遮山)》 《江城子·孤山竹閣送述古》 《好事近(湖上)》 《念奴嬌·中秋》 《減字木蘭花(送別)》 《稼說送張琥》 《水調歌頭·昵昵兒女語》 《南歌子(雨暗初疑夜)》 《江城子(老夫聊發少年狂)》 《浣溪沙(道字嬌訛語未成)》 《浣溪沙·詠橘》 《漁家傲(送臺守江郎中)》 《鷓鴣天(林斷山明竹隱墻)》 《哨遍》 《定風波(好睡慵開莫厭遲)》 《除夜直都廳囚系皆滿日暮不得返舍因題一詩于壁》 《江神子·恨別》 《水調歌頭·昵昵兒女語》 《南鄉子(用韻和道輔)》 《滿庭芳(蝸角虛名)》 《浣溪沙(細雨斜風作曉寒)》 《菩薩蠻(西湖)》 《浣溪沙(寓意)》 《醉落魄(憶別)》 《滿江紅·江漢西來》 《點絳唇(紅杏飄香)》 《減字木蘭花·春月》 《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 《虞美人·有美堂贈述古》 《減字木蘭花·送東武令趙昶失官歸海州》 《永遇樂(長憶別時)》 《菩薩蠻·回文夏閨怨》 《虞姬墓(帳下佳人拭淚痕)》 《放鶴亭記》 《蝶戀花·密州上元》 《定風波·南海歸贈王定國侍人寓娘》 《訴衷情(海棠)》 《減字木蘭花·鶯初解語》 《少年游(送元素)》 《雙荷葉(湖州賈耘老小妓名雙荷葉)》 《八聲甘州·寄參寥子》 《瑤池燕》 《浣溪沙(再和前韻)》 《定風波·南海歸贈王定國侍人寓娘》 《減字木蘭花·送東武令趙昶失官歸海州》 《浣溪沙·端午》 《和董傳留別》 《皂羅特髻(采菱拾翠)》 《西江月·梅花》 《西江月(再用前韻戲曹子方)》 《陽關曲(李公擇)》 《蝶戀花(過漣水軍贈趙晦之)》 《蝶戀花·密州上元》 《鷓鴣天·林斷山明竹隱墻》 《富人之子》 《饋歲 / 別歲 / 守歲》 《洞仙歌(江南臘盡)》 《浣溪沙(有感)》 《阮郎歸(蘇州席上作)》 《桃源憶故人(暮春)》 《南歌子(山與歌眉斂)》 《東欄梨花》 《西江月·頃在黃州》 《惠崇春江晚景 / 惠崇春江曉景》 《南鄉子·和楊元素時移守密州》 《少年游(感舊)》 《西江月(照野彌彌淺浪)》 《卜算子·黃州定慧院寓居作》 《洗兒(人皆養子望聰明)》 《西江月(世事一場大夢)》 《清平樂(秋詞)》 《浣溪沙·游蘄水清泉寺》 《海棠·東風裊裊泛崇光》 《菩薩蠻(有寄)》 《凌虛臺記》 《點絳唇(二之一)》 《哨遍(為米折腰)》 《青玉案·送伯固歸吳中》 《飲湖上初晴后雨二首·其二》

蝶戀花·春景譯文及注釋

譯文春日將盡,百花凋零,杏樹之上已長出了小小的青澀果實。不時還有燕子掠過天空,這里的清澈河流圍繞著村落人家。眼見著柳枝上的柳絮被吹得越來越少,(但是請不要擔心)不久天涯到處又會再長滿茂盛的芳草。(春天還會到來的)圍墻之內,有一位少女正在蕩著秋千,她發出動聽的笑聲。圍墻之外的行人聽到那動聽的笑聲,(忍不住去想象少女蕩秋千的歡樂場面)。慢慢的,墻里笑聲不再,行人惘然若失。仿佛自己的多情被少女的無情所傷害。

注釋蝶戀花·春景”,元本無題,傅本存目缺詞。“春景”:這是一首寫春景的很有名的小令。上片寫傷春:觸目紅花紛謝,柳綿日少,青杏初結,普天芳草,充滿了繁華易逝,“落花流水春去也”之意。下片寫傷情:借“多情卻被無情惱”的意象,寓有對朝廷一片癡心卻被貶官遠謫的惆悵,含蓄地表達出作者仕途坎坷、飄泊天涯的失落心情。此詞作于何時已不可考。曹樹銘《蘇東坡詞》以為作于蘇軾密州時期:“細玩此詞上片之意境,與本集《滿江紅》(東武城南)之上片相似。而本詞下片之意 境,復與本集《蝶戀花》(簾外東風交雨霰)之上片相似。以上 二詞,具作于熙寧九年丙辰密州任內。宋人筆記載此本事,均是蘇軾貶官惠州事,如《冷齋夜話》云:‘東坡《蝶戀花》詞云:‘花褪殘紅青杏小……’東坡渡海(案,此處有誤。朝云死于惠州,東坡渡海時已不在人世。‘海’應為‘嶺’之訛)惟朝云王氏隨行,日誦‘枝上柳棉’二句,為之流淚。病極,猶不釋口。東坡作《西江月》悼之。’(《叢書集成》本《冷齋夜話》無此條,見《歷代詩余》卷一一五引)《林下詞談》亦云:‘子瞻在惠州,與朝云閑坐。時青女初至,落木蕭蕭,凄然有悲秋之意。命朝云把大白,唱‘花褪殘紅青杏小’,朝云歌喉將囀,淚滿衣襟。子瞻詰其故,答云:‘奴所不能歌是‘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也。子瞻翻然大笑曰:‘是吾正悲秋,而汝又傷春矣。’遂罷。朝云不久抱疾而亡。子瞻終身不復聽此詞。’(見《瑯嬛記》卷中、《青泥蓮花記》卷一下、《詞林紀事》卷五引)果如以上記載,則此詞當作于貶官惠州期間。又詞中‘天涯何處無芳草’之‘天涯’,是蘇軾貶官嶺南時詩文中慣用詞語。另如紹圣二年在惠州所作《次韻正輔同游白水山》詩云:‘只知吳楚為天涯,不知肝膽非一家。’紹圣四年惠州所作《次韻惠循二守相會》詩云:‘且同月下影三人,莫作天涯萬里心。’故本詞中之‘天涯’,亦非泛言,當指地處偏遠的惠州。基于上訴分析,姑將此詞編于紹圣二年春,以俟詳考。”“花褪殘紅”:褪,脫去,小”:毛本作“子”。“子”,毛本誤作“小”。“飛”,《二妙集》、毛本注“一作來。”“繞”,元本注“一作曉。”“柳綿”:即柳絮。韓偓寒食日重游李氏園亭有懷》詩:“往年同在鶯橋上,見依朱闌詠柳綿。”“何處無芳草”句:謂春光已晚,芳草長遍天涯。《離騷》:“何所獨無芳草兮,爾何懷乎故宇?”“墻里秋千”五句:張相《詩詞曲語辭匯釋》卷五:“惱,猶撩也。……,言墻里佳人之笑,本出于無心情,而墻外行人聞之,枉自多情,卻如被其撩撥也。”又卷一:“卻,猶倒也;謹也。”“卻被”,反被。唐·胡曾《漢宮》詩:“何事將軍封萬戶,卻令紅粉為和戎。”

蝶戀花·春景賞析

  這首詞將傷春之情表達得既深情纏綿又空靈蘊藉,情景交融,哀婉動人。清人王士《花草蒙拾》稱贊道:“‘枝上柳綿’,恐屯田(柳永)緣情綺靡未必能過。孰謂坡但解作‘大江東去’耶?”這個評價是中肯的。蘇軾除寫豪放風格的詞以外,還寫了大量的婉約詞。可是卻總被“無情”所惱。這正說明他對待生活的態度——不忘情于現實世界。他在這首詞中所流露出的傷感,正是基于對現實人生熱愛

  “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

  詞一開篇即呈現出暮春景色。作者的視線是從一棵杏樹開始的:花兒已經凋謝,所余不多的紅色也正在一點一點褪去,樹枝上開始結出了幼小的青杏。“殘紅”,他特別注意到初生的“青杏”,語氣中透出憐惜和喜愛,有意識地沖淡了先前濃郁的傷感之情。

  接著,作者將目光從一花一枝上移開,轉向不遠處更加開闊的地方。只見燕子掠著水面低飛,綠水環繞著人家的墻院。寥寥幾筆,便勾畫出春意未盡的鄉村圖景。飛動的燕子為畫面增添了動態之美;“綠水人家”則帶來了生活的氣息,并為后文“墻里佳人”的出現作好了鋪墊。“綠水人家繞”一句中的“繞”字,曾有人以為應是“曉”。通讀全詞,并沒有突出的景物表明這是清晨的景色,因而顯得沒有著落。而燕子繞舍而飛,綠水繞舍而流,行人繞舍而走,著一“繞”字,則非常真切。

  “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這是詞中最為人稱道的兩句。枝頭上的柳絮隨風遠去,愈來愈少;普天之下,哪里沒有青青芳草呢。

  “柳綿”,即柳絮。柳絮紛飛,春色將盡,固然讓人傷感;而芳草青綠,又自是一番境界。蘇軾的曠達于此可見。“天涯”一句,語本屈原離騷》“何所獨無芳草兮,爾何懷乎故宇”,是卜者靈氛勸屈原的話,其思想與蘇軾在《定風波》中所說的“此心安處是吾鄉”一致。最后竟被遠謫到萬里之遙的嶺南。此時,他已人到晚年,遙望故鄉,幾近天涯。這境遇和隨風飄飛的柳絮何其相似!

  “墻里秋千墻外道,墻外行人,墻里佳人笑。”

  墻里有人蕩秋千,墻外有條小道。墻外小道上走著行人,墻里飄來佳人清脆的歡笑。

  作者在藝術處理上十分講究藏與露的關系。這里,他只寫露出墻頭的秋千和佳人的笑聲,其它則全部隱藏起來,讓“行人”與讀者去想象,在想象中產生無窮意味。小詞最忌詞語重復,但這三句總共十六字,“墻里”、“墻外”分別重復,竟占去一半。而讀來錯落有致,耐人尋味。墻內是家,墻外是路;墻內有歡快的生活,年輕而富有朝氣的生命;墻外是趕路的行人。行人的心情和神態如何,作者留下了空白。不過,在這無語之中,我們已感受到一種冷落寂寞

  “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也許是行人佇立良久,墻內佳人已經回到房間;也許是佳人玩樂依舊,而行人已漸漸走遠。總之,佳人的笑聲漸漸聽不到了,四周顯得靜悄悄。但是行人的心卻怎么也平靜不下來。

  這里的“多情”與“無情”常被當愛情來解釋,有感懷身世之情,有思鄉之情,有對年輕生命的向往之情,有報國之情,等等,的確可謂是“有情”之人;而佳人年輕單純、無憂無慮,既沒有傷春感時,也沒有為人生際遇而煩惱,真可以說是“無情”。

  作者發出如此深長的感慨,那“無情”之人究竟會撩撥起他什么樣的思緒呢?也許是勾起他對美好年華的向往,也許是對君臣關系的類比和聯想,也許倍增華年不再的感慨,也許是對人生哲理的一種思索和領悟……作者并未言明,卻留下了豐富的空白,讓讀者去回味,去想象。

蝶戀花·春景點評

  《蝶戀花·春景》,是由北宋時期著名詩人、文學蘇軾所寫的一首詞作。其作于何時,各方莫衷一是,有蘇軾密州、黃州、定州、惠州時期等諸多說法,然皆苦無證據明示,故今日已不可詳考。作為宋詞豪放派先驅的蘇軾,一生之中創作了許多膾炙人口的豪放派詞作,這容易讓人誤以為蘇詞盡皆豪放之作,但從蘇詞的總體來看,其婉約之作反而是占大多數的,此詞便是其一。在此詞中,作者通過對殘紅退盡、春意闌珊的暮春景色的描寫和遠行途中的失意心境的描繪,借惜春傷情之名,表達出作者對韶光流逝的惋惜、宦海沉浮的悲嘆和浮生顛沛的無可奈何。

蘇軾簡介

蘇軾(1037─1101)宋代文學家、書畫家。字子瞻,號東坡居士,世稱蘇東坡。眉州眉山(今屬四川)人。出身于有文化教養的寒門地主家庭。祖父蘇序是詩人,父蘇洵長于策論,母程氏親授以書。嘉祐二年(1057)參加禮部考試,中第二名。仁宗殿試時,與其弟蘇轍同科進士及第。因母喪回蜀。嘉祐六年(1061)經歐陽修推薦,應中制科第三等,被任命為大理評事簽書鳳翔府判官。任期滿后值父喪歸里。熙寧二年(1069)還朝任職,正是王安石推行新法的時期。他強調改革吏治,反對驟變。認為「慎重則必成,輕發則多敗。」因意見未被采納,請求外調,從熙寧四年(1071)起,先后任杭州通判,密州、徐州、湖州知州。每到一處,多有政績。元豐二年(1079),御史中丞李定等人摘取蘇軾詩句深文周納,羅織罪名,以謗訕新政的罪名逮捕入獄。5個月后被貶黃州為團練副使。元豐八年(1094)哲宗立,任用司馬光,廢除新法。蘇軾調回京都任中書舍人、翰林學士知制誥等職,由于與當政者政見不合,再次請調外任。先后任杭州、潁州、揚州知州。后遷禮部兼端明殿、翰林待讀兩學士。紹圣元年(1094)哲宗親政后,蘇軾又被一貶再貶,由英州、惠州,一直遠放到儋州(今海南儋縣)。直到元符三年(1100)徽宗即位,才遇赦北歸。死于常州。宋孝宗時追謚文忠。蘇軾政治上幾經挫折,始終對人生和美好事物有著執著的追求。他的思想主體是儒家思想,又吸收釋老思想中與儒家相通的部分,保持達觀的處世態度。文學主張與歐陽修相近。要求有意而言,文以致用。重視文學的藝術價值。蘇軾是北宋中期的文壇領袖,文學巨匠,唐宋八大家之一。其文縱橫恣肆,其詩題材廣闊,清新豪健,善用夸張、比喻,獨具風格。詞開豪放一派,與辛棄疾并稱「蘇辛」。創作以詩歌為多,計)2700余首,題材豐富多樣。詩中表現了對國家命運人民疾苦的關切,特別是對農民同情。如《荔枝嘆》、《陳季常所蓄朱陳村嫁娶圖》、《五禽言》、《吳中田婦嘆》等。描寫自然景物的詩寫得精警有新意,耐人尋味。如《有美堂暴雨》、《題西林壁》等。詩歌還反映了各地的風土人情生活畫面,無事不可入詩。寫物傳神,奔放靈動,觸處生春,極富情韻,成一代之大觀。散文成就很高,為唐宋八大家之一,談史議政的文章氣勢磅礴,善于騰挪變化。敘事記游的散文既充滿詩情畫意,又深含理趣。《喜雨亭記》、《石鐘山記》、前后《赤壁賦》是其代表作品。詞作多達三百四五十首,突破了相思離別、男歡女愛的藩籬,反映社會現實生活,抒寫報國愛民的情懷。「無意不可入,無事不可言」,包括對農民生活的表現。詞風大多雄健激昂,頓挫排宕。語言和音律上亦有創新。「指出向上一路,而新天下耳目」。在詞的發展史上開創了豪放詞派。代表作品有《江城子·密州出獵》、《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念奴嬌·赤壁懷古》等。愛情詞、詠物詞均有佳作,表現出多樣化的藝術風格。傳世有《東坡全集》、《東坡樂府》。

名句類別

植物

編者注:本文提供了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蝶戀花·春景拼音版 蘇軾簡介。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 http://www.cyy518.com/ju/1496.html

友情鏈接>>
日本无码不卡高清免费v|一道本在线不卡v_一本道av不卡免费播放_在线看片av免费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