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清朝歐陽修的《蝶戀花·庭院深深深幾許
原文翻譯: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玉勒雕鞍游冶處,樓高不見章臺路。
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
蝶戀花·庭院深深深幾許拼音版
tíng yuàn shēn shēn shēn jǐ xǔ ,yáng liǔ duī yān ,lián mù wú zhòng shù 。yù lè diāo ān yóu yě chù ,lóu gāo bú jiàn zhāng tái lù 。
yǔ héng fēng kuáng sān yuè mù ,mén yǎn huáng hūn ,wú jì liú chūn zhù 。lèi yǎn wèn huā huā bú yǔ ,luàn hóng fēi guò qiū qiān qù
※提示:拼音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準確。

歐陽修的詩詞大全

《玉樓春(印眉)》 《臨江仙·柳外輕雷池上雨》 《豐樂亭游春(紅樹青山日欲斜)》 《豐樂亭游春(綠樹交加山鳥啼)》 《戲答元稹(春風疑不到天涯)》 《采桑子(春深雨過西湖好)》 《蝶戀花(越女采蓮秋水畔)》 《南歌子(鳳髻金泥帶)》 《采桑子(天容水色西湖好)》 《戲答元珍》 《武陵春》 《再至染陰(黃鸝留鳴桑葚美)》 《宴瑤池》 《浣溪沙·湖上朱橋響畫輪》 《醉蓬萊》 《春日西湖寄謝法曹韻》 《恨春遲》 《感庭秋》 《踏莎行·候館梅殘》 《畫眉鳥(萬囀千聲隨意移)》 《鼓笛慢》 《新開棋軒呈元珍表臣(竹樹日已滋)》 《朝中措·平山堂》 《祭石曼卿文》 《春日西湖寄謝法曹歌》 《采桑子·輕舟短棹西湖好》 《玉樓春(題上林后亭)》 《浣溪沙·堤上游人逐畫船》 《少年游·欄干十二獨憑春》 《鷓鴣天》 《越溪春》 《玉樓春·去時梅萼初凝粉》 《詠零陵》 《臨江仙·記得金鑾同唱第》 《朝中措·送劉仲原甫出守維揚》 《訴衷情(清晨簾幕卷輕霜)》 《怨春郎》 《采桑子·群芳過后西湖好》 《田家(綠桑高下映平川)》 《蝶戀花·面旋落花風蕩漾》 《品令》 《洞天春》 《于飛樂》 《玉樓春(樽前擬把歸期說)》 《長相思·花似伊》 《豐樂亭游春·其三》 《看花回》 《玉樓春·尊前擬把歸期說》 《春日西湖寄謝法曹歌》 《瑞鷓鴣(楚王臺上一神仙)》 《漁家傲(七夕)》 《生查子·元夕》 《蝶戀花·庭院深深深幾許》 《梅圣俞詩集序》 《采桑子(十年前是尊前客)》 《蝶戀花·越女采蓮秋水畔》 《阮郎歸(南園春半踏青時)》 《明妃曲和王介甫作(漢宮有佳人)》 《望江南·江南蝶》 《驀山溪》 《醉翁亭記》 《浣溪沙(堤上游人逐畫船)》 《鹽角兒》 《畫地學書》 《浣溪沙(湖上朱橋響畫輪)》 《蝶戀花·面旋落花風蕩漾》 《玉樓春(別后不知君遠近)》 《晚泊岳陽》 《畫地學書》 《系裙腰》 《御街行》 《行次壽州寄內(紫金山下水長流)》 《與高司諫書》 《漁家傲(近日門前溪水漲)》 《鵲橋仙》 《望江南(江南蝶)》 《別滁》 《秋懷》 《漁家傲·近日門前溪水漲》 《望江南》 《玉樓春·別后不知君遠近》 《生查子(含羞整翠鬟)》 《賀圣朝影》 《玉樓春·去時梅萼初凝粉》 《涼州令(東堂石榴)》 《采桑子(平生為愛西湖好)》 《采桑子·荷花開后西湖好》 《梅圣俞詩集序》 《圣無憂》 《朝中措(平山闌檻倚晴空)》 《新開棋軒呈元珍表臣》 《少年游(欄干十二獨憑春)》 《洞仙歌令》 《生查子·含羞整翠鬟》 《醉翁亭記》 《減字木蘭花》 《戲答元珍》 《朝中措·送劉仲原甫出守維揚》 《浪淘沙(五嶺麥秋殘)》 《釋秘演詩集序》

蝶戀花·庭院深深深幾許譯文及注釋

譯文庭院深深,不知有多深?楊柳依依,飛揚起片片煙霧,一重重簾幕不知有多少層。豪華的車馬停在貴族公子尋歡作樂的地方,她登樓向遠處望去,卻看不見那通向章臺的大路。 春已至暮,三月的雨伴隨著狂風大作,再是重門將黃昏景色掩閉,也無法留住春意。淚眼汪汪問落花可知道我的心意,落花默默不語,紛亂的,零零落落一點一點飛到秋千外。

注釋⑴幾許:多少。許,估計數量之詞。⑵堆煙:形容楊柳濃密。⑶玉勒:玉制的馬銜。⑷雕鞍:精雕的馬鞍。⑸游冶處:指歌樓妓院。⑹章臺:漢長安街名。《漢書·張敞傳》有“走馬章臺街”語。唐許堯佐《章臺柳傳》,記妓女柳氏事。后因以章臺為歌妓聚居之地。⑺亂紅:凌亂的落花。

蝶戀花·庭院深深深幾許賞析

  上片開頭三句寫“庭院深深”的境況,“深幾許”于提問中含有怨艾之情,“堆煙”狀院中之靜,襯人之孤獨寡歡,“簾幕無重數”,寫閨閣之幽深封閉,是對大好青春的禁錮,是對美好生命的戕害。“庭院”深深,“簾幕”重重,更兼“楊柳堆煙”,既濃且密——生活在這種內外隔絕的陰森、幽遂環境中,女主人公身心兩方面都受到壓抑與禁錮。疊用三個“深”字,寫出其遭封鎖,形同囚居之苦,不但暗示了女主人公的孤身獨處,而且有心事深沉、怨恨莫訴之感。因此,李清照稱賞不已,曾擬其語作“庭院深深”數闋。顯然,女主人公的物質生活是優裕的。但她精神上的極度苦悶,也是不言自明的。

  俞陛云《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此詞簾深樓迥及“亂紅飛過”等句,殆有寄托,不僅送春也。或見《陽春集》。李易安定為六一詞。易安云:“此詞余極愛之。”乃作“庭院深深”數闋,其聲即舊《臨江仙》也。毛先舒《古今詞論》:永叔詞云“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此可謂層深而渾成。何也?因花而有淚,此一層意也;因淚而問花,此一層意也;花竟不語,此一層意也;不但不語,且又亂落,飛過秋千,此一層意也。人愈傷心,花愈惱人,語愈淺而意愈入,又絕無刻畫費力之跡,謂非層深而渾成耶? “玉勒雕鞍”以下諸句,逐層深入地展示了現實的凄風苦雨對其芳心的無情蹂躪:情人薄幸,冶游不歸,意中人任性冶游而又無可奈何。

  下片前三句用狂風暴雨比喻封建禮教的無情,以花被摧殘喻自己青春被毀。“門掩黃昏”四句喻韶華空逝,人生易老之痛。春光將逝,年華如水。結尾二句寫女子的癡情與絕望,含蘊豐厚。“淚眼問花”,實即含淚自問。“花不語”,也非回避答案,正講少女落花同命共苦,無語凝噎之狀。“亂紅飛過秋千去”,不是比語言更清楚地昭示了她面臨的命運嗎?“亂紅”飛過青春嬉戲之地而飄去、消逝,正是“無可奈何花落去”也。在淚光瑩瑩之中,花如人,人如花,最后花、人莫辨,同樣難以避免被拋擲遺棄而淪落的命運。“亂紅”意象既是下景實摹,又是女子悲劇性命運的象征。這種完全用環境來暗示和烘托人物思緒的筆法,深婉不迫,曲折有致,真切地表現了生活在幽閉狀態下的貴族少婦難以明言的內心隱痛。

  當然,溯其淵源,此前,溫庭筠有“百舌問花花不語”(《惜春詞》)句,嚴惲也有“盡日問花花不語”(《落花》)句,歐陽修結句或許由此脫化而來,但不獨語言更為流美,意蘊更為深厚,而且境界之渾成與韻味之悠長,也遠過于溫、嚴原句。

歐陽修簡介

歐陽修(1007─1072)字永叔,號醉翁,晚號六一居士,吉水(今屬江西)人。修幼年喪父,家貧力學。天圣八年(1030)進士及第,為西京(今河南洛陽)留守推官。在西京三年,與錢惟演梅堯臣蘇舜欽等詩酒唱和,遂以文章名天下。景祐元年(1034)召試學士院,授宣德郎。三年,以直言為范仲淹辯護,貶夷陵(今湖北宜昌)縣令。慶歷中,以右正言知制誥,參與范仲淹、韓琦、富弼等推行的「新政」。「新政」失敗后,外任。至和元年(1054)丁母艱期滿,召還與宋祁同修《唐書》。累遷禮部侍郎、樞密副使、參知政事。熙寧四年(1071)六月,以太子少師致仕,居潁州。次年卒,年六十六,謚文忠。《宋史》有傳。對宋初以來靡麗的文風提出批評,主張文章應「明道」、「致用」,并積極培養后進,為北宋文壇領袖。著作宏富,有《新唐書》、《新五代史》等。其詩文雜著合為《歐陽文忠公文集》一百五十三卷。在40多年的仕宦生涯中,屢遭貶謫。慶歷三年(1043)參與范仲淹「慶歷新政」,五年被貶滁州太守。以后擔任過朝廷和地方的許多重要官職,所謂「歷仕三朝,備位二府」,是一位有作為的政治家,每到一處,多有政績。在學術上取得了多方面的成就。既是文學家,又是史學家、經學家、金石學家,詩、詞、散文均為一時之冠。他領導北宋詩文革新運動取得了勝利。又喜獎掖后進,在唐宋八大家中,除他之外的北宋五家,不是出自他的門下,就是受過他的獎引扶掖。蘇軾父子及曾鞏王安石皆出其門下。一生寫過500多篇散文,政論、史論、記事、抒情各體兼備,內容充實,文風流暢婉轉。《朋黨論》、《伶官傳序》、《醉翁亭記》等為歷代傳誦。詩歌風格多樣,有的議論時事,抨擊腐敗政治,同情人民疾苦,有的抒寫個人情懷山水景物;有的寫得沉郁頓挫,有的寫得清新秀麗。《六一詩話》是中國文學批評史上第一部詩話,開創了新的論詩體裁。詞的創作從總的方面看,對花間、南唐詞因襲的成分較多,但在思想內容和藝術手法上也有一定的發展。有詠史懷古的詞篇,并用詞這種形式和朝廷大臣、親朋故舊唱和,表達對一些重大問題的看法。較少堆砌綺詞麗句的無病呻吟,抒情個性是志氣自若,放曠達觀。他善于發現大自然的美,并在詞中再現這種美,如《西湖好拼音版翻譯">采桑子》、《漁家傲》諸闋,描繪西湖景物,寫得清新灑脫。愛情詞有的典雅含蘊,有的大膽率真,并注重心理刻劃,增加了詞的抒情深度。詞集有《六一詞》、《歐陽文忠公近體樂府》、《醉翁琴趣外編》。史學方面,除參加修撰《新唐書》外,又自著《新五代史》。

名句類別

抒情

編者注:本文提供了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蝶戀花·庭院深深深幾許拼音版 歐陽修簡介。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 http://www.cyy518.com/ju/2687.html

友情鏈接>>
日本无码不卡高清免费v|一道本在线不卡v_一本道av不卡免费播放_在线看片av免费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