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水護田將綠繞,兩山排闥送青來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宋朝王安石的《書湖陰先生壁(茅檐長掃靜無苔)
原文翻譯:

【書湖陰先生壁】 

茅檐長掃靜無苔, 花木成畦手自栽。 

一水護田將綠繞, 兩山排闥送青來。

書湖陰先生壁(茅檐長掃靜無苔)拼音版

【shū hú yīn xiān shēng bì 】 

máo yán zhǎng sǎo jìng wú tái , huā mù chéng qí shǒu zì zāi 。 

yī shuǐ hù tián jiāng lǜ rào , liǎng shān pái tà sòng qīng lái 。


※提示:拼音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準確。

王安石的詩詞大全

《梅花 / 梅》 《初夏即事》 《泰州海陵縣主簿許君墓志銘》 《漁家傲·平岸小橋千嶂抱》 《訴衷情(五之三)》 《題西太一宮壁(柳葉鳴蜩綠暗)》 《送和甫至龍安微雨》 《送和甫至龍安微雨》 《與薛肇明弈棋賭梅花詩輸一首(華發尋春喜見梅)》 《望江南(四之三)》 《同學一首別子固》 《桂枝香·登臨送目》 《元日(爆竹聲中一歲除)》 《桂枝香·登臨送目》 《棋(莫將戲事擾真情)》 《明妃曲二首》 《壬辰寒食》 《書湖陰先生壁(茅檐長掃靜無苔)》 《浣溪沙(百畝中庭半是苔)》 《梅花(墻角數枝梅)》 《泰州海陵縣主簿許君墓志銘》 《謁金門·春又老》 《同學一首別子固》 《千秋歲引(別館寒砧)》 《泊船瓜洲》 《漁家傲(燈火已收正月半)》 《葛溪驛(缺月昏昏漏未央)》 《南鄉子(自古帝王州)》 《訴衷情(又和秀老·五之五)》 《南鄉子(二之一)》 《書湖陰先生壁》 《出塞(涿州沙上飲盤桓)》 《鐘山即事(澗水無聲繞竹流)》 《春夜(金爐香燼漏聲殘)》 《西江月(紅梅)》 《漁家傲(平岸小橋千嶂抱)》 《傷春怨·雨打江南樹》 《元日》 《與薛肇明弈棋賭梅花詩輸一首》 《訴衷情(五之四)》 《疊題烏江亭》 《狼山觀海》 《南鄉子·自古帝王州》 《浪淘沙令·伊呂兩衰翁》 《棋·莫將戲事擾》 《北山(北山輸綠漲橫陂)》 《望江南(歸依三寶贊·四之一)》 《游褒禪山記》 《明妃曲二首(明妃初出漢宮時)》 《傷仲永》 《江上(江水漾西風)》 《南鄉子·自古帝王州》 《梅花 / 梅》 《傷仲永》 《讀孟嘗君傳》 《浪淘沙令·伊呂兩衰翁》 《望江南(四之二)》 《郊行(柔桑采盡綠陰稀)》 《初夏即事》 《登飛來峰》 《游褒禪山記》 《明妃曲二首》 《謁金門·春又老》 《甘露歌》 《漁家傲·平岸小橋千嶂抱》 《壬辰寒食》 《入塞(荒云涼雨水悠悠)》 《思王逢原(蓬蒿今日想紛披)》 《千秋歲引(秋景)》 《殘菊(黃昏風雨打園林)》 《桂枝香(登臨送目)》 《菩薩蠻(數間茅屋閑臨水)》 《北陂杏花》 《訴衷情(五之二)》 《讀孟嘗君傳》 《浪淘沙令(伊呂兩衰翁)》 《登飛來峰(飛來峰上千尋塔)》 《泊船瓜洲(京口瓜洲一水間)》 《訴衷情(和俞秀老鶴詞·五之一)》 《漁家傲·燈火已收正月半》 《示長安君(少年離別意非輕)》 《泊船瓜洲》 《望江南(四之四)》 《疊題烏江亭》 《登飛來峰》 《春夜》 《傷春怨·雨打江南樹》

書湖陰先生壁(茅檐長掃靜無苔)譯文及注釋

譯文  茅草房庭院經常打掃,潔凈得沒有一絲青苔。花草樹木成行成壟,都是主人親手栽種。庭院外一條小河保護著農田,并且環繞著農田。兩座大山打開門來為人們送去綠色。  修辭手法——后兩首詩句,詩人運用了對偶的句式,又采用了擬人的手法,給山水賦予人的感情,化靜為動,顯得自然化,既生機勃勃又清靜幽雅。

注釋①書:書寫,題詩。②湖陰先生:本名楊德逢,隱居之士,是王安石晚年居住金陵時的鄰居。也是作者元豐年間(1078-1086)閑居江寧(今江蘇南京)時的一位鄰里好友。③茅檐:茅屋檐下,這里指庭院。④無苔:沒有青苔。⑤成畦(qí ):成壟成行。 畦:經過修整的一塊塊田地⑥護田:這里指護衛環繞著園田。⑦將:攜帶。 綠:指水色。⑧排闥(tà):開門。 闥:小門。(拓展:《史記·樊酈滕灌列傳》:“ 高祖 嘗病甚,惡見人,臥禁中,詔戶者無得入羣臣。羣臣絳灌等 莫 敢入。十馀日, 噲 乃排闥直入,大臣隨之。”張守節正義:“闥,宮中小門。”前蜀杜光庭《虬髯客傳》:“[李靖]乃雄服乘馬,排闥而去。”清侯方域《寧南侯傳》:“[左良玉]走匿牀下。 世威 排闥呼曰:‘ 左將軍 ,富貴至矣!速命酒飲我!”徐遲《祁連山下》:“風景排闥而入。”)⑨送青來:送來綠色。

書湖陰先生壁(茅檐長掃靜無苔)賞析

  句句贊美楊家庭院的清幽。“茅檐”代指庭院。“靜”即凈。怎樣寫凈呢?詩人摒絕一切平泛的描繪,而僅用“無苔”二字,舉重若輕,真可謂別具只眼。何以見得?江南地濕,又時值初夏多雨季節,這對青苔的生長比之其他時令都更為有利。況且,青苔性喜陰暗,總是生長在僻靜之處,較之其他雜草更難于掃除。而今庭院之內,連青苔也沒有,不正表明無處不凈、無時不凈嗎?在這里,平淡無奇的形象由于恰當的用字卻具有了異常豐富的表現力。“花木”是庭院內最引人注目的景物。因為品種繁多,所以要分畦栽種。這樣,“成畦”二字就并非僅僅交代花圃的整齊,也有力地暗示出花木的豐美,既整齊又不單調。

  這清幽環境令人陶醉,所以當詩人的目光從院內花木移向院外的山水時,他的思致才會那樣悠遠、飄逸,才會孕育出下面一聯的警句,門前的景物是一條河流,一片農田,兩座青山,在詩人眼里,山水對這位志趣高潔的主人也有情誼。詩人用擬人手法,將“一水”“兩山”寫成富有人情的親切形象。彎彎的河流環繞著蔥綠的農田,正像母親用雙手護著孩子一樣。“護”字,“繞”字顯得那么有情。門前的青山見到庭院這樣整潔,主人這樣愛美,也爭相前來為主人的院落增色添彩:推門而入,奉獻上一片青翠。詩人以神來之筆,留下千古傳誦的名句。

  “一水”“兩山”被轉化為富于生命感情的親切的形象,而為千古傳誦。但后二句所以廣泛傳誦,主要還在于這樣兩點:一、擬人和描寫渾然一體,交融無間。“一水護田”加以“繞”字,正見得那小溪曲折生姿,環繞著綠油油的農田,這不恰像一位母親雙手護著小孩的情景嗎?著一“護”字,“繞”的神情明確顯示。至于“送青”之前冠以“排闥”二字,更是神來之筆。它既寫出了山色不只是深翠欲滴,也不只是可掬,而竟似撲向庭院而來!這種描寫給予讀者的美感極為新鮮、生動。它還表明山的距離不遠,就在楊家庭院的門前,所以似乎伸手可及。尤其動人的,是寫出了山勢若奔,仿佛剛從遠方匆匆來到,興奮而熱烈。所有這些都把握住了景物的特征,而這種種描寫,又都和充分的擬人化結合起來那情調、那筆致,完全像在表現“有朋自遠方來”的情景:情急心切,竟顧不得敲門就闖進庭院送上禮物。二者融合無間,相映生色,既奇崛又自然,既經錘煉又無斧鑿之痕,清新雋永,韻味深長。二、這兩句詩也與楊德逢的形象吻合。在前聯里,已可看到一個人品高潔、富于生活情趣的湖陰先生。所居僅為“茅檐”,他不僅“掃”,而且“長掃”(即常掃),以至于“靜無苔”;“花木成畦”,非賴他人,而是親“手自栽”。可見他清靜脫俗,樸實勤勞。這樣一位高士,徜徉于山水之間,當然比別人更能欣賞到它們的美,更感到“一水”“兩山”的親近;詩人想象山水有情,和湖陰先生早已締結了深厚的交誼。詩以《書湖陰先生壁》為題,處處關合,處處照應,由此也可見出詩人思致的綿密。

  此詩對于“一水”“兩山”的擬人化,既以自然景物的特征為基礎,又與具體的生活內容相吻合,所以氣足神完,渾化無跡,成為古今傳誦的名句。

  在修辭技巧上,三四兩句也堪作范例。詩人運用了對偶、擬人、借代的修 辭手法,把山水描寫得有情且有趣。

  山水本是無情之物,可詩人說水“護田”,山“送青”,水對田有一種護措之情,山對人有一種友愛之情,這就使本來沒有生命的山水具有了人的情思,顯得柔婉可愛,生動活潑。本來水是環繞著綠色的農作物,但詩人沒說具體的植物,而是用植物的色彩來代替,說“將綠繞”,環繞著綠意;青色,也是虛的,是沒法送的,詩人卻說山要“送青來”,這就化實為虛,詩意盎然。事實是湖陰先生的房屋與山距離很近,主人開了門,就會看見青蒼的山峰。可如果寫成開門見青山,那就全無詩味了,詩人換了個說法,從對面落筆,讓山做了主語,化靜為動,頓成佳句,這真是巧思妙想,令人拍案叫絕。

書湖陰先生壁(茅檐長掃靜無苔)簡析

  這首詩是題寫在湖陰先生家屋壁上的。前兩句寫他家的環境,潔凈清幽,暗示主人生活情趣的高雅。后兩句轉到院外,寫寫山水的詩詞">山水對湖陰先生的深情,暗用“護田”與“排闥”兩個典故,把山水化成了具有生命感情的形象,山水主動與人相親,正是表現人的高潔。詩中雖然沒有正面寫人,但寫山水就是寫人,景與人處處照應,句句關合,融化無痕。詩人用典十分精妙,讀者不知典故內容,并不妨礙對詩歌大意的理解;而詩歌的深意妙趣,則需要明白典故的出處才能更深刻地體會。

書湖陰先生壁(茅檐長掃靜無苔)別解

  首句的“長掃”,一直解釋為:經常打掃,“長”通“常”,“茅檐”是代指庭院,“靜”同“凈”。于是,首句就解釋成了:由于經常打掃,庭院干凈得一點兒青苔都沒有了。

  如果不問,這樣的解釋也可以說得通,因為這樣的解說已經通行了好幾百年。但是,若要是深究,若要聯系生活,就會發覺,這樣的解釋并不合乎事理。

  說“茅檐”是借代庭院,就已經很勉強。如果視“掃”為打掃,那么,被借代的應該也是可以打掃的;借代的也應該是被打掃的一部分。庭院是可以打掃的,可“茅檐”是不可以打掃的。請問一下,經常登梯子掃房檐,誰掃過請舉手!若是瓦檐,若是水泥房檐,有了雅興,打掃也無妨,但是,秋風尚能卷走屋上三重茅,茅草的檐是掃不得的,掃一回,那苫房的茅草就下來一些,掃它幾回屋子就漏了。以不可掃的“茅檐”代庭院是不妥的。

  即使是允許“茅檐”代“庭院”,那庭院中被掃的也不應該是“苔”。苔是長在潮濕的地方的,是緊附于其他物體上的,用掃帚是掃不去的。劉禹錫的陋室“苔痕上階綠”,并不能說明陋室衛生沒搞好。衛生檢查團從來不以苔的有無打分。以掃苔來說明院子干凈,也是不妥的。其實,有些青苔的庭院,倒是文人追求的雅、靜,也算是一種情趣。

  有這么多的不合事理,我們有理由重新看一下“茅檐長掃靜無苔”。

  “掃”的常用義是“清除”,是“用掃帚除去塵垢”,解釋“茅檐”為代指庭院,“長”為“常”,全是為了適應一個“打掃”,在其他場合并不容易找到例子。我們應該看到,“掃”還有一個意義,就是描、畫。張祜詩《集靈臺》“卻嫌脂粉污顏色,淡掃娥眉朝至尊。”這個“掃”就是描畫。司空圖燈花》之二“明朝斗草多應喜,剪得燈花自掃眉。”這“掃”也是描畫。王建寄蜀中薛濤校書》:“萬里橋邊女校書,枇杷花里閉門居。掃眉才子知多少,管領春風總不如。”這“掃”也是描畫。

  解釋“茅檐”的人多是沒有住過茅屋的,才弄出這些借代、通假,看得出,是為了迎合“打掃”的無奈與被迫。

  如果,我們跳出“掃”的常用義,選用“描畫”解釋“茅檐長掃靜無苔”,就可以解釋成:無苔的房檐,像大筆一樣長長的一畫。苫房用的草,多是梢朝下,以利水流;反之就“戧水”了,水就可能順草進入里面。多年不換的房草,朽爛含水,也就長出苔了。有苔的房子也就快不行了。新苫的房,檐上自然是“無苔”的了。新苫的房草,梢比較長,也比較軟,若是讓文人看了,就恰是毛筆。

  這樣的解釋,一是少了許多麻煩,“長”還是原來的“長”“茅檐”仍是原來“茅檐”。二是更有詩味了,無苔的房檐,像筆一樣長長的一畫,這多有詩意,這多有文氣,這才是讀書人的眼力。其實,“茅檐長掃靜無苔”說的是,房子是新苫過的;“花木成畦手字栽”說的是,主人勤于勞作。房子是新苫的,花木是親手栽的,就是說主人對生活充滿熱情。

  整個詩寫的是清新、嫻靜的生活。將一個“掃”字重新解釋,讓它成為“描畫”,成為富有動感與美感的比喻,較之掃院子,詩的張力就大多了。

  (中華工商聯合出版社張港先生著《經典古詩詞另類“悅”讀》)

王安石簡介

王安石(1021-1086)字介甫,撫州臨川(今江西撫州西)人。慶歷二年(1042)進士,授簽書淮南判官。仁宗嘉祐三年(1058),入為三司度支判官,上書仁宗,提倡變法。神宗即位,任翰林學士兼侍講,再次上書,力主革新。熙寧二年(1069),拜參知政事,設制置三司條例司,主持變法,積極推行農田、水利、青苗、均輸、保甲、免役、市易、保馬、方田等新法。次年,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七年,出知江寧府。八年,再相,次年復罷。十年(1077)封舒國公。元豐二年(1079),復拜尚書左仆射,改封荊國公。晚年退居江寧(今江蘇南京)城外半山園,自號半山老人。元祐元年卒,年六十六,贈太傅。紹圣中,謚文。崇寧三年(1104),追封舒王。《宋史》、《東都事略》有傳。自少博極群書,工詩擅文,有《臨川先生集》一百卷,為「唐宋八大家」之一。《全宋詞》用《彊村叢書》本《臨川先生歌曲》增補,凡二十九首。王安石是歐陽修倡導的詩文革新運動的積極參加者,唐宋八大家之一。其散文雄健峭拔,詩歌遒勁清新。詞雖不多而風格高峻。他的文學主張核心是「文貴致用」。散文創作以論說文的成就最為突出。《上仁宗皇帝言事書》條分縷析,提挈起伏。《答司馬諫議書》理足氣盛,精煉有力。記敘文夾敘夾議,寓意深遠。如《游褒禪山記》等。詩歌創作有1500多首,極富特色。不少詩歌表現了要求改革時弊和關心人民疾苦的精神。如《河北民》、《兼并》、《感事》、《省兵》等。詠史懷古的詩篇,抒發了對國事感慨,表現出強烈的愛國主義思想。如《入塞》、《西帥》、《陰山畫虎圖》、《次韻元厚之平戎慶捷》等。有些詩歌表達出新穎的命意,喜歡翻歷史舊案。如膾炙人口的《明妃曲》二首。歐陽修、梅堯臣曾鞏等都寫了和詩抒情寫景詩有很多名篇佳句。《南浦》、《染云》、《書湖陰先生壁》、《江上》、《北山》、《泊船瓜州》都是公認的佳作。這些作品以工致取勝,寓意深刻,被認為是蘇軾黃庭堅的先導。退居江寧的10年,思想十分矛盾。一方面繼續關心新法的推行,另方面感到自己的處境越來越困難,轉而借助佛理來解脫苦悶。所著《字說》、《鐘山日錄》等,多已散失,文集今有《王文公文集》、《臨川先生文集》兩種,后人輯有《周官新義》、《詩義鉤沉》等。

名句類別

山水

編者注:本文提供了一水護田將綠繞,兩山排闥送青來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書湖陰先生壁(茅檐長掃靜無苔)拼音版 王安石簡介。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 http://www.cyy518.com/ju/5714.html

友情鏈接>>
日本无码不卡高清免费v|一道本在线不卡v_一本道av不卡免费播放_在线看片av免费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