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漢卿簡介關漢卿的詩

關漢卿(約1220年──1300年),元代雜劇作家。是中國古代戲曲創作的代表人物,“元曲四大家”之首。號已齋(一作一齋)、已齋叟。漢族,解州人(今山西省運城),與馬致遠鄭光祖白樸并稱為“元曲四大家”。以雜劇的成就最大,一生寫了60多種,今存18種,最著名的有《竇娥冤》;關漢卿也寫了不少歷史劇,如:《單刀會》、《單鞭奪槊》、《西蜀夢》等;散曲今在小令40多首、套數10多首。關漢卿塑造的“我卻是蒸不爛、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響珰珰一粒銅豌豆”(〈不伏老〉)的形象也廣為人稱,被譽“曲家圣人”。

關漢卿的詩大全 關漢卿的代表作

《【大石調】青杏子_騁懷》 《【中呂】普天樂》 《【雙調】喬牌兒》 《雜劇·包待制智斬魯齋郎》 《大德歌·夏》 《沉醉東風·重九》 《【正宮】白鶴子(四首)》 《大德歌·春》 《沉醉東風·重九》 《【雙調】新水令_風凰臺上憶》 《【雙調】新水令_閑爭奪鼎沸》 《【中呂】古調石榴花》 《【仙呂】桂枝香》 《大德歌·冬》 《雜劇·杜蕊娘智賞金線池》 《大德歌·冬景》 《雜劇·鄧夫人苦痛哭存孝》 《大德歌·冬》 《一枝花·杭州景》 《大德歌·冬景》 《雜劇·錢大尹智勘緋衣夢》 《【雙調】大德歌(四首)》 《一枝花·不伏老》 《雜劇·包待制三勘蝴蝶夢》 《【大石調】青杏子》 《(二十換頭)【雙調】新水令》 《一枝花·不伏老》 《雜劇·關大王獨赴單刀會》 《【雙調】新水令_寨兒中風月》 《【南呂】四塊玉》 《【雙調】沉醉東風(五首)》 《雜劇·感天動地竇娥冤》 《雜劇·趙盼兒風月救風塵》 《雜劇·詐妮子調風月》 《大德歌·夏》 《【雙調】碧玉簫(十首)》 《雜劇·溫太真玉鏡臺》 《【雙調】新水令_攪閑風吹散》 《【中呂】朝天子》 《大德歌·春》 《【越調】斗鵪鶉_蹴踘》 《【雙調】大德歌(六首)》

關漢卿介紹

  關漢卿,元代雜劇作家,號已齋(一作一齋),約生于金末或元太宗時。賈仲明《錄鬼簿》吊詞稱他為“驅梨園領袖,總編修師首,捻雜劇班頭”,可見他在元代劇壇上的地位。關漢卿曾寫有《南呂一枝花》贈給女演員朱簾秀,說明他與演員關系密切。他曾毫無慚色地自稱:“我是個普天下的郎君領袖,蓋世界浪子班頭。”在《南呂一枝花·不伏老》結尾一段,更狂傲倔強地表示:“我是個蒸不爛、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響當當一粒銅豌豆”。據各種文獻資料記載,關漢卿編有雜劇67部,現存18部。個別作品是否出自關漢卿手筆,學術界尚有分歧。其中《竇娥冤》、《救風塵》、《望江亭》、《拜月亭》、《魯齋郎》、《單刀會》、《調風月》等,是他的代表作。關漢卿塑造的“我卻是蒸不爛、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響珰珰一粒銅豌豆”(〈不伏老〉)的形象也廣為人稱,被譽“曲家圣人”。《析津志輯佚·名宦》曰:“關一齋,字漢卿,燕人。生而倜儻,博學能文。滑稽多智,蘊藉風流,為一時之冠。是時文翰晦盲,不能獨振,淹于辭章者久矣。”

關漢卿寫作風格

  關漢卿的雜劇內容具有極高的現實性和強烈的反抗精神。

  在關漢卿生活的時代,政治黑暗腐敗,社會動蕩不安,階級矛盾和民族矛盾十分突出,人民群眾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他的劇作深刻地再現了社會現實,充滿著濃郁的時代氣息。既有皇親國戚、豪權勢要葛彪、魯齋郎的兇橫殘暴,“動不動挑人眼,剔人骨,剝人皮”的血淋淋現實,又有童養媳竇娥、婢女燕燕的悲劇遭遇,反映生活面十分廣闊;既有對官場黑暗的無情揭露,又熱情謳歌了人民的反抗斗爭。慷慨悲歌,樂觀奮爭,構成關漢卿劇作的基調。在關漢卿的筆下,寫得最為出色的是一些普通婦女形象,竇娥、妓女趙盼兒、杜蕊娘、少女王瑞蘭、寡婦譚記兒、婢女燕燕等,各具性格特色。她們大多出身微賤,蒙受封建統治階級的種種凌辱和迫害。關漢卿描寫了她們的悲慘遭遇,刻畫了她們正直、善良、聰明、機智的性格,同時又贊美了她們強烈的反抗意志,歌頌了她們敢于向黑暗勢力展開搏斗、至死不屈的英勇行為,在那個特定的歷史時代,奏出了鼓舞人民斗爭的主旋律。關漢卿是位偉大的戲曲家,后世稱關漢卿為“曲圣”。1958年,被世界和平大會理事會定為世界文化名人,在中外展開了關漢卿創作700周年紀念活動。同年6月28日晚,國內至少100種不同的戲劇形式,1500個職業劇團,同時上演關漢卿的劇本。他的劇作被譯為英文、法文、德文、日文等,在世界各地廣泛傳播,外國人稱他為“東方的莎士比亞”!經過七百多年歷史的考驗,關漢卿在中國戲劇史和世界文化史上的地位,已被大家所公認。他的創作遺產已成為民族藝術的精英,人類文化的瑰寶,全世界人民的共同財富。

關漢卿生平

  關于關漢卿的生平的資料相當缺乏,只能從零星的記載中窺見其大略。據元代后期戲曲家鐘嗣成《錄鬼簿》的記載,“關漢卿,大都人,太醫院尹,號已齋叟”,“太醫院尹”別本《錄鬼簿》作“太醫院戶”。關于關漢卿的籍貫,有大都(今北京市)(《錄鬼簿》)、解州(在今山西運城)(《元史類編》卷三十六)、祁州(在今河北安國市)(《祁州志》卷八)等不同說法。查《金史》或《元史》均未見“太醫院尹”的官名,而“醫戶”卻是元代戶籍之一,屬太醫院管轄。因此,關漢卿很可能是屬元代太醫院的一個醫生。《拜月亭》中,他有一段臨床診病的描寫,宛若醫人聲口,可以作為助證。

  元末夏庭芝《青樓集·序》載:“我皇元初并海宇,而金之遺民若杜散人、白蘭谷、關已齋輩,皆不屑仕進,乃嘲弄風月,流連光景。”杜散人即杜善夫,是由金入元的作家,白蘭谷即白樸,金亡(1234)時才8歲,估計關漢卿的年代同他們接近,也是由金入元的作家,關漢卿今存〔大德歌〕10首,“大德”是元成宗的年號(1297~1307),上距金亡已70年左右。由此可以推斷出關漢卿約卒于元成宗大德元年(1297)以后,他的生年,估計在1220年左右。《錄鬼薄》作者鐘嗣成稱關漢卿為“前輩已死名公”,說“余生也晚,不得預幾席之末”。《錄鬼簿》成書于1330年,故將關漢卿卒年定在1300年左右,當去事實不遠。

  南宋滅亡(1279)之后,關漢卿曾到過當時南方戲曲演出的中心杭州,寫有〔南呂一枝花〕《杭州景》套曲(中有“大元朝新附國,亡宋家舊華夷”句)。還曾到過揚州,寫曲贈朱簾秀,有“十里揚州風物妍,出落著神仙”句。

  關漢卿是一位熟悉勾欄伎藝的戲曲家,《析津志》說他“生而倜儻,博學能文,滑稽多智,蘊藉風流,為一時之冠”。明代臧晉叔《元曲選·序》說他“躬踐排場,面敷粉墨。以為我家生活,偶倡優而不辭”。關漢卿在元代前期雜劇界是領袖人物,玉京書會里最著名的書會才人。據《錄鬼簿》、《青樓集》、《南村輟耕錄》記載,他和雜劇作家楊顯之、梁進之、費君祥,散曲作家王和卿以及著名女演員朱簾秀等均有交往,和楊顯之、王和卿更見親密。

關漢卿墓

  在今河北省安國市關漢卿故里伍仁村東北500米處,有關氏陵墓。墳墓原長4米,寬3米,高1.5米,東南-西北向。相傳村西北角為關宅遺址,俗稱"關家園,面積九畝九分。另有關家渡、關家橋、普救寺等遺址,現存"蒲水威觀"石匾,傳為關漢卿手跡。其軼事傳聞在故里世代相傳,老幼引以自豪。關漢卿紀念館設在藥王廟(在今安國市南關),全國政協副主席王任重題寫館名。展出關氏文物、歷史資料和國內外研究關氏作品文章及名人題詞。1958年,全國劇協主席田漢視察后,國家撥款修成磚墓。

  1986年縣政府撥款重修。現為直徑10米,高3米的磚基大墓,四周遍植松柏,墓前樹碑,碑陽為“偉大戲劇家關漢卿之墓”。

關漢卿作品風格

雜劇  關漢卿雜劇題材和形式都廣泛而多樣化,有悲劇,有喜劇,有壯烈的英雄,有戀愛故事,有家庭婦女問題,有官場公案。雜劇題材大多反映現實,生活面非常廣闊,真實具體,揭示了社會各方面的矛盾,對不幸者寄多深厚同情,高度結合思想性與藝術性。  關漢卿雜劇劇本能根據主題而剪裁取舍,情節安排緊湊,布局引人入勝,主線清晰,節奏緊湊,不全采用大團圓結局的慣例。  關漢卿雜劇塑造的人物個性鮮明,有血有肉,如竇娥等人物形象均栩栩如生,成功地塑造各種典型人物。  關漢卿善于駕馭語言,語言風格與題材互相配合,吸收民間文學的土語方言,以及古典詩詞的鮮活字詞,并加以提煉,能恰如其分地反映劇中人物的身分性格,又善于烘托渲染,充分表現元劇“本色”。  關漢卿的雜劇內容具有強烈的現實性和彌漫著昂揚的戰斗精神,關漢卿生活的時代,政治黑暗腐敗,社會動蕩不安,他的劇作深刻地再現了社會現實,充滿著濃郁的時代氣息。既有對官場黑暗的無情揭露,又熱情謳歌了人民的反抗斗爭。慨慷悲歌,樂觀奮爭,構成關漢卿劇作的基調。

散曲  關漢卿散曲寫男女戀情的作品最多,對婦女心理的刻劃細致入微,寫離愁別恨則真切動人。關漢卿散曲風格豪放,曲詞潑辣風趣;語言通俗而口語化,生動自然,很能表現曲的本色。他喜用白描手法,善于寫景,所用比喻,形象生動。

關漢卿文學地位

  關漢卿是中國文學史和戲劇史上一位偉大的作家,他一生創作了許多雜劇和散曲,成就卓越。他的劇作為元雜劇的繁榮與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是元代雜劇的奠基人。他在生時就是戲曲界的領袖人物,《錄鬼簿》中賈仲明吊詞說他是“驅梨園領袖,總編修師首,捻雜劇班頭”,“姓名香四大神物”。從元代周德清的《中原音韻》、明代何良俊的《四友齋叢說》到近代王國維的《宋元戲曲史》,都把他列為“元曲四大家”之首。著名的雜劇作家高文秀被稱為“小漢卿”,杭州名作家沈和甫被稱為“蠻子漢卿”,可見關漢卿在當時就已享有崇高的地位。

  關漢卿一生創作了60多個雜劇,從民間傳說、歷史資料和元代現實生活里汲取了許多素材,真實地表現了元代人民反對封建階級壓迫與民族壓迫的斗爭。關漢卿從不寫作神仙道化與隱居樂道的題材。他的嚴肅的創作態度與批判現實的戰斗精神對后世有巨大影響。

  關漢卿是一位杰出的戲劇藝術家,他的悲劇《竇娥冤》“列之于世界大悲劇中亦無愧色” (王國維《宋元戲曲史》),是中國古典悲劇的典范;他的喜劇輕松、風趣、幽默,是后代喜劇的楷模。他的雜劇無論在藝術構思、戲劇沖突、人物塑造、語言運用等許多方面,都為后世提供了許多寶貴的藝術經驗。他的許多雜劇經過改編一直在舞臺上演出,為人民所喜愛,給人以強烈的美的享受。但是,元明清三代只有少數慧眼獨具的評論家能正確評價關漢卿。有的人站在封建統治階級立場上貶低他的影響,如朱權說“觀其詞語,乃可上可下之才”(《太和正音譜·古今群英樂府格勢》);明代有的封建文人還肆意篡改他的作品,把《竇娥冤》改成一部“翁做高官婿狀元,夫妻母子重相會”的庸俗喜劇《金鎖記》,磨平原作反抗的棱角,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關漢卿的作品是一個豐富多彩的藝術寶庫,早在一百多年前,他的《竇娥冤》等作品已被翻譯介紹到歐洲。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關漢卿的研究工作受到高度重視,出版了他的戲曲全集。1958年,關漢卿被世界和平理事會提名為“世界文化名人”,北京隆重舉行了關漢卿戲劇活動700年紀念大會。他的作品已成為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共同的精神財富。

關漢卿妻子萬氏

  蒙古人是第一個在中國建立政權的少數民族,它統治的一條措施就是把全國人分為四等,實行民族分化政策,漢族被列在第三等漢人和第四等南人中,地位最低。同時又按職業把全國人分為十等,知識分子的地位只比乞丐高,稱“九儒十丐”。元政府對知識分子的打擊使一 大批知識分子不再去求功名,專于與市井藝術相結合,便有了元雜劇的興起,而被稱為“雜劇班頭”的關漢卿,其成就的取得離不開他的妻子萬貞兒。

  作為我國古代戲劇的偉大奠基人,元曲四大家之首的關漢卿,所作雜劇共有六十多種,現存《竇娥冤》、《救風塵》、《拜月亭》、《單刀會》共計十五種,其中以《竇娥冤》的成就最高。《竇娥冤》是以年輕的寡婦竇娥被流氓欺壓,并且很冤枉地被地方官處死的故事展開 的,按照關漢卿原來的構思,以為竇娥太可憐了,劇情一路悲悲切切地發展下去,太過于凄槍,因想安插一些“先苦后甜”的情節,以喜劇結尾。萬貞兒從來是關漢卿戲曲作品的第一個讀者,在看了《竇娥冤》的初稿后,說道:“自古戲曲都脫不了‘先離后合’,‘苦盡甘 來’的老套,《竇娥冤》何妨以悲劇結尾,不落前入窠臼,也許更能給人巨大的震撼力。”關漢卿聽取了這一意見。便也贏得清代王國維的贊詞:“關漢卿的《竇娥冤》與紀群祥的《趙氏孤兒》列入世界悲劇之中,亦無愧色。”萬貞兒當時告誡丈夫:“戲曲力求通俗易懂, 不可咬文嚼字而自炫才華,更要運用活的語言,扣緊觀眾的心弦。”有人談到關漢卿的戲曲時說:“以唐詩喻之,則關漢卿似白樂天;以宋詞喻之,則關漢卿似柳耆卿。”但很少有人談到萬貞兒的貢獻。

  萬貞兒和關漢卿就住在元大都一條偏僻幽靜的巷子里,共有兩進院落,中間一座穿堂,后一進是個小小庭院,房屋已很破舊。院子里有兩顆亭亭如蓋的梧桐,幾叢芭蕉,一架綠葉繁茂的葡萄,遮住半個天井,墻邊有樹桂子。

  這天,天已過午,萬貞兒安頓了三個孩子睡午覺,便坐在樓下做針線。她把自己的一條舊黃綾裙子,改給女兒穿。秋天到了,兒女還沒有夾衣。萬貞兒的父親萬一顎是前朝俊逸,萬貞兒出生在大戶人家,卻絲毫也沒有千金小姐的嬌氣,自從和關漢卿結婚以后,一直過著貧寒 的生活,經常吃了上頓愁下頓,脫了單衣愁寒衣。她從來沒有一句怨言,按照一個賢妻良母的規范,將她的心血,她的青春,獻給了丈夫、兒女、家庭。

  她原來生得也是玉貌花容,十分秀美的;生活的磨折,養兒育女的辛勞,以及隨著年華悄悄地逝去,便只剩下了大家閨秀的溫柔、端莊、文雅的風韻。由于操持家務,她一雙纖纖素手也變得粗糙了。丈夫天份極高,性情豪邁,多才多藝,但也有些放蕩不羈,她從不對丈夫的 生活范圍過多干涉,隨意他與各色各樣的人物接近,丈夫有時長時間的在外面游歷,到很遠的地方去,她也不干預,因為她知道只有這樣,才能使丈夫吸收到更多的營養,使戲曲創作更具特色。丈夫的生活就象他自己說的:“我玩的是梁園月,飲的是東京酒,賞的是洛陽花 ,攀的是章臺柳;我也會圍棋、會打圍、會插科、會歌舞、會吹彈、會寫作、會吟詩、會雙陸;你便是落了我的牙、瘤了我的腿、折了我的手、天賜我這般歹癥候,尚兀自不肯休;除卻是閻王親自來喚,小鬼親自來勾,三魂歸地府,七魄喪幽冥,天哪!那期間才不向煙花路 上走!”可不久她不得不對丈大有所警覺。

  時間在不知不覺地過去,隨她陪嫁的丫環喜兒漸漸地由黃毛丫頭,出落得亭亭玉立了,豐腴的軀體,迸發出青春的芳香,白里透紅的皮膚,蕩漾著誘人的華采。她注意丈夫在這丫環端茶送水,遞中打扇的時候,露出欣羨暖昧的眼神,她心中酸酸的,但她卻不能做聲,那 天,她檢視丈夫的書房,偶爾間她發現丈夫寫的一首小令,那小令寫道:

  鬢鴉,臉霞,屈殺了在陪嫁;規模全似大人家,不在紅娘下;巧笑迎人,娓娓回話,真如解語花;若咱得了她,倒卻葡萄架。

  吃晚飯的時候,她悄悄地問丈夫,這一首小令是為誰寫的,她是十分巧妙地以玩笑的口氣問的,想不到這一問,丈關卻乘機提出要納喜兒為妾,終于引起了一場爭吵。

  平時,關漢卿脾氣爆發,萬貞兒總是不聲不響,用她的溫順,她的體貼,她的柔情,使風暴漸漸平息,然后再委婉地規勸幾句。今天她一來覺得事情的嚴重;二來這兩天她的心情很不好,不僅因為生活貧困,斷炊待米,更主要的是來自感情上的問題,于是也毫不相讓,關漢卿脾氣很大,爭吵漸漸地扯到別的問題上,關漢卿瞪著眼睛說:“我知道,你輕視我是個只會吟詩譜曲的無用書生,怨恨我碌碌半生,沒能為你爭一個夫貴妻榮。”說罷,一揮手,把一只碗碰到地上,打得粉碎,萬貞兒哭著跑上樓去。

  此后好些日子里,萬貞兒經歷著很大的痛苦。自從那一天爭吵以后,她一直受著關漢卿的冷落。開始她以為關漢卿象平時一樣發過脾氣,就會向她賠情,言歸于好,可是這一次不但沒有向她賠情;而且連樓都不上了,每天一大早出門,直到深夜才歸家。

  萬貞兒暗自傷心流淚,表面上絲毫不曾露出怨恨之情。一位名門千金,深明閨訓,恪守“三從四德”,怎么能為一個丫環爭風吃醋呢!在官宦人家,男人納姬賣妾,尋花問柳,本是常事;何況關漢卿生性多情,過去也曾喜歡依紅偎翠,沾花惹草,做過一些風流的事,每次都 能懸崖勒馬。她和關漢卿是患難相共,貧賤相守的恩愛夫妻,她想丈夫一定能理解她。

  又一個黃昏,關漢卿從外面回來,關漢卿走到樓梯口,但卻在樓梯前停住了腳步,他知道夫人在忍受著痛苦,可他上去對她說些什么呢?難道能裝出虛情假意地樣子去和她親熱,講些甜言蜜語安慰她?這樣做,是在欺騙自己和欺騙夫人。萬貞兒站在樓上,聽到丈夫似乎要上 樓來,她等待著,卻終于沒有見到丈夫的身影,她思前想后,終于寫下這樣四句話,叫丫環喜兒送給關漢卿。

  聞君偷看美人圖,不似關羽大丈夫;

  金屋若將阿嬌貯,為君喝徹醋葫蘆。

  關漢卿讀了這一首打油詩后,更明白妻子是斬釘截鐵地反對自己納喜兒為妾,他的心軟了,他慢慢地走進妻子在樓上的臥室,答應妻子今后永不再有納妾的想頭。

  關漢卿的《救風塵》又快完稿了,還是原來的習慣,在沒有全部脫稿之前,關漢卿讀給萬貞兒聽:

  [混江龍]:我想這姻緣匹配,少一時一刻強難為。如何可意,怎地相知?怕不便腳踏著腦構成事早,怎知他手拍胸脯悔后遲!尋前程,覓下梢,恰便是黑海也似難尋覓。料的來人心不問,天理難欺。

  [油葫蘆]:姻緣薄全憑我共你?誰不待揀個稱意的?他每都揀來揀去百千回。待嫁一個老實的,又怕盡世兒難成對;待嫁一個聰俊的,又怕半路里輕拋棄。遮莫向狗溺處藏,遮不向牛屎里堆,忽地便吃了一個合撲地,那時節睜眼怨他誰!

  [脫布衫]:我更是的不待饒人,我為甚不敢明聞;肋底下插柴自忍,怎見你便打他一頓?

  [小梁州]:可不道一夜夫妻百夜恩,你可便息怒停填。你村時節背地里使些村,對著我合思忖:那一個雙同叔打殺俏紅裙?

  關漢卿邊唱邊說,萬貞兒聽著,兩眼滿含著淚水。

關漢卿思想內容

第一類  是揭露統治者殘暴,反映社會矛盾的,如《竇娥冤》、《魯齋郎》等;

第二類  是描寫下層婦女生活斗爭,突出她們的機智勇敢,多帶有喜劇意味,如《救風塵》、《金錢池》等;

第三類  是歌頌歷史英雄的雜劇,以《單刀會》最為突出。  與同時代的作家相比,關漢卿的作品更多地表現了下層人民的生活和命運,體現了作者鮮明的執著于現實的人生態度。

關漢卿影響

  關漢卿是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劇作家,是中國戲曲的奠基人。他的雜劇,是推動元雜劇脫離雜劇的“母體”走向成熟的杠桿,是標志戲曲藝術創作走上高峰的旗幟,并對后來的戲曲創作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以上是城南實驗中學收集的關漢卿簡介資料 以及關漢卿的詩句大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 http://www.cyy518.com/poet/834.html

友情鏈接>>
日本无码不卡高清免费v|一道本在线不卡v_一本道av不卡免费播放_在线看片av免费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